内销、外销与滞销──记金麦擀麵棍

2020-06-18 分类:B酷生活 作者:

内销、外销与滞销──记金麦擀麵棍

有一传言,法国人举办世界麵包大赛的目的,是为了让亚洲国家选手夺得金牌,以方便将他们公司的麵粉产品外销到亚洲,开发那觊觎已久却撬不开门的亚洲市场。

由于亚洲人喜欢吃重油的软式甜麵包,对于作为主食而低油脂、低糖、坚硬的法国麵包兴趣缺缺,以致于法国生产以适于硬麵包製作的高价麵粉,在亚洲一直滞销。

于是他们看準亚洲人崇尚欧美的心理,举办了法国麵包大赛(与此同时,主办者法国奠定了全世界麵包王国之尊。)先让日本人得到世界级的金牌,使得日本人疯狂採买法国系列的麵包,打开了亚洲市场。而台湾是步其后尘,渐渐也累积了许多世界麵包冠军,不知不觉中成为仲介法国原料的代理人。

商场竞赛中强打亚于怀柔,更逊于不战而攻城掠地,但这些都输给如此的「诈降政策」。希望对方为我所用,就先把他捧得高高的,表面在我之上,实则为我效忠,为我卖力。这需要主其事者具备满溢的自信,深远的谋略和忍耐、委屈的柔软身段。

如果箇中原理属实,那幺我们台湾人不该好好学习这样的精神和作法,伺机反攻吗?

所以我们该先了解自己的产业特性,才能找出优势所在。

台湾以美食闻名,但美食与当地产业结合,如果纯粹以此吸引外国人来观光消费,毕竟只有少数店家受惠。但如果考虑结合背后的供应鍊,以形成一道上下游产业连结,便有利于推广到外国,嘉惠农业与食品业者。

从销售给广大的「外国人」这个角度,我们先来检视一下受到讨论存废与否的「台北牛肉麵节」,看看台湾特产的「牛肉麵」是否不只内销,还适合推展为外销产品?

牛肉是西方饮食大宗,台北的牛肉麵再有名,外国人用当地的牛肉也能煮牛肉麵,如果想像他们会千里迢迢来台吃一碗,可能是我们一厢情愿。

韩国人推广泡菜是为了把泡菜外销到世界,让出口商、加工厂、菜农一起赚钱。日本人推广寿司,可以外销日本的水产和稻米,而对于没有大量牛肉生产的台湾,如果外销牛肉麵成功,也只是沦为美澳等牛肉生产大国加工而已,本地的农业生产者无法获益。

台湾位在副热带地区,应该考虑相关农作物或特色畜产品作为生产基地,再设想东西方大众口味的餐饮为行销产品,来举办相关竞技活动,打开知名度,这样对整个国家才有大帮助。

我认为凤梨酥和吴宝春的荔枝麵包具有这样的特性,如果和台湾茶(各色珍奶也可),组合套装下午茶点心竞赛,反而是务实又有前景的思考方式。荔枝和凤梨是台湾特产,珍奶是台湾发明,点心吃不饱,但配合创意包装设计,附加价值高,从业人员也众,加上西方人式容易接受,也无从自製,我们的竞争力强,对本土产业大有助益。

何妨,我们也来举办「世界凤梨酥大赛」,用高额的奖金吸引各国选手来参加,然后「故意」把冠军颁给外国人,让他们把荣耀和风潮带回他国,以便我们外销出台湾最好的「凤梨产品」。

当然,这只是提供思考的逻辑,我相信一定还有很多值得开发的「世界级本土产品」等着我们去研究。

在国际竞争市场中,我们习于代工而疏于创新,也就因此缺乏自省与自知的能力,来检视与整顿自身的优势。

「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」面对那幺多强大的竞争对手,我们不该畏惧,反而应该庆幸,因为他们的成功经验都是我们借镜的参考,还激发我们「壮大」。

就像书中拥有「金麦擀麵棍」的两位麵包界师兄弟,他们不仅相知相惜,还相慕相妒,每一想起对方,就要讚叹、激动、落泪、埋怨上天……

啊!人生中最美丽的事情之一,竟是拥有最强劲的敌手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eff Kubina

《瞎掰旧货摊(七):金麦擀麵棍》
上一篇: 下一篇: